蓝色的流动

我还没想好用第几人称写这篇小说。写下前一句话后,一个想法缓缓浮起,在水面破裂——我将使用第四人称写这部小说!你或许会产生疑问,但所谓“第四人称”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首先,一到三人称都是出现在基本故事中的,而基本故事定义为第一维度。每个维度中都包涵“你我他”三者。所谓第四人称,就是在第二维度——作者维度上的“我”,本文的第四人称就是我自己。以此类推,第三维度就是评论家维度,评论的对象(作家)在第二维度,作家笔下的人物在第一维度。讲到这里你大概就明白了。


你不可能全篇使用第四人称的。


我对丈夫说出这大胆的想法时,他脱口而出,导致上面一段变成第五人称,证明了他的观点。人称的概念组成一条...

电子诗人╳招魂篇

2018年七月份写的

Acetylcholine:

皋兰被径兮,斯路渐。
湛湛江水兮,上有枫。
目极千里兮,伤春心。
魂兮归来,哀江南!
——《招魂》

巫师(服黑,舞台中央独舞三分钟后,澎湃地诵读):
冬临也,飒飒兮西风斩千军!
胡马窥江,寒意侵人白日薰。
红巨星,张开怀抱劈开上帝!
八百里魂灵依旧地转偏向力。
涅槃凤凰,火焰翻腾滔天浪!
六道轮回,龙头铡断哀声壮。

骑桶人(快速地):
是万物升起炊烟,是天空的画布不空,是群魔乱舞庆残年,是死神诞生如初。色彩撞击视锥细胞,平流层临幸神经末梢,树的枝桠,路的分叉,河水的支流率先迎来汛期,流入大海并把它分开,冲刷你并摧毁我。你有触...

燃烧

1

昨夜有梦,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须发尽白,像是把自己所有财产都用来给小朋友买礼物的圣诞老人。他对我说,你应该写些东西,我给你命题——“燃烧”。说罢,他的胡须就燃烧起来,整个人被火焰包裹后分裂成无数像素,像啤酒泡沫遇上油脂那样消失,我的梦也由此终止。
梦中的体验,外焰的确温度高,醒来的想法,暖气片的确离床太近了。
写吗?
“燃烧”二字让我想起科塔萨尔的《万火归一》,其中有两个时空设定——古罗马帝国的外省和现代的巴黎,彼此应和却互不知情的两段故事,最后都以火灾告终,“汇入爱与毁灭的烈焰和声,万火归于一火。”合一是迷人的。
那就写!
我把蜡烛点燃,不是用来照明,只是摆在书桌上,用来营造氛围。我盯着焰心看了...

日记

世界不断膨胀,生怕外壳最薄的部分会裂开。这几天感觉没来由的忙碌,却也止不住浪费时间。心情一般,心情没有好的,心情是中性词。今天重度污染,我从窗台往下看,北方化为乌有,或许是windows命令我升级,你再不升级界面就更模糊了。新闻里说,编程取得初步胜利,生物界的,伊甸园++语言。手机放出音乐,“我必须学会新的卖弄呐,这样你才能继续的喜欢呐~”喜欢不喜欢,习惯就好,九键输入法这样告诉我。科塔萨尔老师毫无保留地教我如何上楼梯,应对发生折叠的地面,把人从一楼转移到二楼。隔壁人们的歌唱,把本就低俗的歌词改编得更加低俗。上面出现的句子毫无关联,如果分行,就是分行的废话,像这样,就是一堆废话,这是我再次失去...

无限指南(1)

把小孩子移开的咒语


你是否因为有一群孩子缠着你而感到苦恼呢?别怕,这里交给你一句咒语——你们知道最大的数是多少?“一万亿亿亿亿亿亿……”另一个会说,“明明是一万亿兆兆兆兆兆……”无穷无尽,鬼畜多情,孤独的坚持。而你也会在不停输出的大数中体味正无穷的内涵。

(节选自《指南·育儿篇》)

简易时间穿越指南

你或许会特别想要熬过某段时间。这时,你需要准备一个封闭而无窗户的房间。时间与空间在感知上有惊人的相似性。在丛林中要做标记确保不会迷路,如果没有标记,空间感或许不复存在。在一条无尽头的路(直的)上行驶,树旁间隔相等的位置种树,这条路类似于数轴,不种树,就类似于直线。时间也是这样...

对歌会的想法

我们小组的英语课演讲获得初步失败。

在打开U盘中的压缩文件时发生了惊人一幕:文件名变成赛博格诗(也就是乱码),打开会弹出对话框,上面有黄色的叹号。不可读。然而随即又想到,所谓英语演讲也不过就是个低头读稿子,外加放映幻灯片的活动而已,心情舒畅多了。

演讲主题是music,组员她们听过的我好像都没听过,甚至都没听说过。我宛如一个与流行脱节的聋子。于是,我思考起音乐的新形态,有几个想法值得记录下来。

1.粉红噪音REMIX

崭新的形式,轻音乐的信息时代改造计划。

至于粉红噪音是什么,百度是这样说的:

“粉红噪音(Pink noise)是自然界最常见的噪音,它主要分布在中低频段,瀑布声和小...

餐桌上的枪

“假如不打算开火,就别让一支上膛的枪出现。”所以,我想告诉你的是,所谓的即兴,看似是随机性的碰撞,实际上,在我一步步的精密安排之后,结局就会像是口袋一样收紧,无法挣脱。

 

“1!”

 

我现在就是朗巴尔多了。厚重的戏服穿在身上,仿佛自己呼吸的空气也老去,沉沉而有颗粒感。台上,路易斯愤怒地踱步,口中大段念白也像是同他一起踱步,导演说得没错,刘是一位艺术家。表演在他那里是一种哲学活动,他总是有意把自己的哲学嵌入表演之中。另一面,曼达坐在餐桌前,翘着二郎腿,她不时抿一口杯中的酒,好掩饰自己的局促不安,但又怕酒精真的麻痹了自己。她一定想到了,路易斯是一枚即将引爆的定时炸弹...

正能量文章:四年后的我(催泪、感人)

四年后的我

四年不长,不过是地球先生在操场上跑四圈的时间,而我等感性动物体感不到自转公转,却准时对着月份、季节心神晃荡。遥想四年,给岁月以文明。

以我浅薄的哲学知识,尚且分析不出四年后的我与现在的我会不会仍是同一个体。或已成为PS软件中的两个图层,永远睁不开的眼睛图标。我没有也不曾有稳定的梦想,在我看来,比梦想更易碎的物什世间少有,反复提及,更像是强调自己的孱弱。

逆向思维如天窗开启,瓦蓝的天不掺杂一丝云,像收拾好的茶几。我,至少明白自己不要变成怎样的人——四年后的我,不要遍身是时光的痕迹,像一辆蒙尘的老爷车;四年后的我,不要把自己已拥有的东西看得太重,不要把他人视作地狱;四年后的我,不...

偷闲笔记 4

1. 迷恋技巧


十月,是一个读书的月份。偶然发现,在整个十月内我读完的书有十二本之多,像是对现实生活的反抗。其中,应该有一半以上是在手机上看的,也包括一本《设计诗》这样的画书。读书没有寄托,不是为了成为一个怎样的人,甚至也不是为了从书中获得什么。人们说不读书就会空虚,可其实读书也使人空虚,王朔写过一篇散文《他们曾使我空虚》阐述一种类似的情感。自然并不是追求空虚,我向往的阅读体验在科塔萨尔的小册子《万火归一》上体现出来,大概是 “他们曾使我空翻” 。


我读过的另一本短篇小说集《谋杀电视机》的作者大头马在采访中表示,她迷恋游戏性,迷恋技巧,这和我的想法简直不谋而合。我好...

没意思

晚上十点,我回到宿舍。习惯性抬起头确认号牌,520,于是推门进去。

眼前的一切震惊了我。

这震惊饱含恶意。我只见剩下五个人身披纯白色长袍,深情旋转,一脸幸福。让我联想到中东的旋转舞,眼前的一切也一定与神秘主义有关。

我拾掇起脑子里存留的生物学知识,是不是他们在宿舍聚众吃辣,导致分泌大量舒缓痛感的内啡肽,而使这五个可怜人陷入无法自拔的幻觉?

五个白色的陀螺。更可能是我的幻觉吧。

这时,年仅十八岁的高某停止旋转并交代出实情:我们是害怕屋里藏着隐形人。说完,他接着旋转,一脸幸福,福至心灵。

我缜密的逻辑开始运行。双臂伸展,右手不住抬起,左手连续下垂,两膝弯曲,作不可名状。“对方辩友,如果...

1 / 20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