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炸弹

1

“嘿,朋友!就是你,这么旧款的手机,还好意思拿出来录像。别难过,我没有嘲笑你手机的意思,就是觉得录像这件事本身很奇怪。你难道天真地认为录下来就会再看第二遍吗?我的这种演出,自己也不会忍着看第二遍。”

“再举一个例子,高考考场外面,常常围着一圈又一圈家长,当孩子带着自信的笑容跑过来,他们只看到自己的家长用一块板子把脸挡住,这也太奇怪了不是吗?既然家长很想看到这一幕,他为什么非得要通过小小的屏幕看?他的孩子就在眼前好吗!把手机放下,就可以看见全方位多角度的孩子了,可他们不!这一刻必然要记录下来,尽管不会再看几遍,而且总有一天会被误删掉,可我非得记录下来!所以,用手机录像是不太有必要的,您说...

古战场:你在我梦中如此长久

笼盖住黄沙的天空,翻滚着浓如焦墨的云,吐纳着时间一切黑色的物质,连同世间所有的影子都加入这一场宏大的新陈代谢之中。云的信子探视着战场腹地,地面抖起尘土。我在地面上奔跑,周遭景物迅速流逝,颤动成幻影,交织出几缕轻飘飘的梦。
对面迎来大队人马,有的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马,还有的正好相反。我把头盔的三层遮光珐琅彩琉璃瓦推开,终于看清他们的形象,细致之处毫毛的摇曳也清晰可见。
此刻,我是头盔,指挥着一具躯体,陷入深水漩涡一般的战斗。凝聚的精神安之若素,发散的力量向四围辐射。战场突然旋转起来 ,像是马车的轮毂。刀与剑摩擦之处,迸溅出火花;刀与肉摩擦之处,喷射出血液。听见呼呼的风声,其实是空气流动过古战场时,...

人间观察

“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同感,当我去一个便利店,发现没有自己想买的东西,空着手走过收银台的时候会感到无与伦比的尴尬,感觉自己好像是一个小偷。就在这空着两只手,耷拉着胳膊的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人类的双手是一种多余的设计。后来,我就想通了,原来收银台附近摆着的口香糖就是为了缓解尴尬用的!”
“我不知道各位是否审视过自己?完全不戴有色眼镜地审视自己。我给大家提供一个可行的方法:每当你产生一种邪恶的念头,就把它记录下来,记在一个便携的本子上,然后根据艾宾浩斯的遗忘规律时常温习。这就是审视的完全过程,审视完成之后,你就会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十足的混蛋。”
“在这之后,我进行了深刻地思考:为什么说人类需要遗忘?解...

降临

1
“不知在场有多少人信教啊?来,信教的朋友们举起手来好吗?”
“你能起来回答几个问题吗?对,就是你!全场最胖的这个,对对对!”
“我先不问你信什么教,只是叙述一下我的一个猜想:你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儿?”
“好的好的,不逗你了。我是没有信仰的,我不信各种文化体系中各种肤色各种品种的神,这从侧面证明我不是一个种族主义者。”
“突然有一天,一个想法袭击了我!如果早上起来,上帝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见到上帝本人,我完全可以感知到他的存在。在我看来,可能我仍然不会去选择信仰他。虽然大部分宗教都想让你感知到神的存在,并且给他设计出形象,为了让你敬拜的时候不会过于尴尬。”
“也只是在我看来,我不会去信仰他。如果只是因为...

两杯冰水

1
“这几天毒狗的新闻又引发热议了,用一种我永远也记不住名字的物质(异烟肼)。我之前也听说狗吃巧克力就会死。从这里我就能看出来,人心是多么坏啊!——白活半天,就为了省个差价。”
“你们可以想象吗,好多官员都开始过劳死了。看来钓鱼或者是看报纸之类的工作会损害健康哦!”
“我搞不太懂,为什么种族主义者会成为众矢之的,而与此同时,爱国主义者却值得我们的赞美。或许,在定义中的种族主义者对别的种族会有歧视。但我真搞不懂的是,如果一个人热爱自己的种族,难道就会被默认为种族歧视者吗?”

2
“Good job!”
卡尔走进店里,他注意到一个女孩冲他竖大拇指。那人他是认识的,经常看他表演,还给他寄过一篇蹩脚的故事。
“...

雨中即景

刘梓彤(学生,9岁):


昨天,太阳公公还是个女的。她穿得和我们老师一样,形状也像,我一见到也必然是流汗不止的。可来到今天,太阳扯过厚厚的棉被,遮住自己,不知做什么去了。我所知道的只是天气变得像被窝里一样闷热。好在神仙打开锅盖,往里倒了些水,腾腾成了汽。倒的水越来越多,用碗变成用盆,街上的人们变得惊慌。我和雨里的许多人一样躲在屋檐底下,抬起头看,水珠落下如同时钟滴答。

李奇墨(学生,12岁):


天阴沉得像是我父亲的脸,浓浓地滚动着像是皱起眉来。老天的怒气化作一声吼,沉沉的,街上人们的腰都压弯了些。凉凉的泪继而洒下来,我听人说,这叫“侠骨柔情”。可是,我还听说过“天若有情天亦老”,所...

生猛

丛林里的猛兽在城里开了一家饭店,营业执照是前任店长办下来的,他转行成了一顿午餐。
饭店,说到底要解决的是温饱问题。丛林里的食物短缺,既然是猛兽,就该到大城市打拼。
大城市里人多,两条腿走路的,身上的包装花里胡哨,老虎指着一个人对其他动物说,你们看,那家伙身上穿的是我。老虎注意到那人T恤上的印花。
不该这么激动,谁都不该,说到底,这里的“激动”就是饿罢了。本能是改变不了的,是立论的前提。
穿老虎T恤的男人往店的方向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狮子等急了,说,你说这些东西让两条腿走路,胳膊空荡荡地垂着干嘛!怪不得走得这么慢。
进店,掀帘子,“有人吗?”
空无一人。只有两头狮子,一只老虎,五六只老鹰盘旋。
不得不说,...

卡片|拥挤的生活

“嘿,朋友们。今天真是太热了,不是吗?别误会,我不是说你们热情,我就是说天气很热。你们可能根本也想不到,现在站在台上给你们讲笑话的人,竟然是坐公交车来的。”
“我坐公交车来也不是有什么目的,反正也不会有人给我让座的。但这次给我了一个教训——夏天还是不要穿短裤!我坐的那辆车还不算挤,有个男的从我后面穿过,我直接感受到毛发在摩擦!不知怎的,我联想到一个物理实验。”
“还记得有一次坐火车。也不知道你们坐没坐过绿皮火车,刚进车厢,就是车门的地方几个人蹲着抽烟。混着烟草味和下水道的气息,都在微微润湿的空气里酝酿。”(化用朱自清的《春》。)
“车厢里塞满了人,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硬座的底下就塞着不少,脚伸在外面...

大脑插件③:你可以不成为世界记忆大师

“火辣辣的范老师请你多批评!”

灵魂导师曾经在海水分开后对我诉说,《最强大脑》里很多选手都有“世界记忆大师”的称号。很多细节观察的项目可以理解为记忆比赛中的抽象图记忆,而所有记忆信息用数字编码后,本质上都是乱序数字记忆。(比如,二维码可以抽象成四个数字,分别是上下左右四个边上的黑块数量。)他还说,背诵圆周率的真正方法不是使用谐音,而是把数字转化成意象,再用意象编排成故事。话音绝,小舟从此逝。

其实对于我来说,谐音法不失为一种妙招,虽然在喜剧领域使用谐音惹人讨厌。我曾在报纸上见到圆周率一百位的谐音记忆文章,内容就不附在这里。我还知道化学元素周期表也有这样的记忆方法,你们可以自己动动手,用谷歌...

大脑插件②:速算的尽头

树上骑个猴,地下一个猴,拢共几个猴!

我需要通过一段描写引入今天论述的主题。就像某节目里突然窜出一个德国人,头发像墩布一样披散着,他是速算大师。节目组出了题,大概是两位数的两位数次方这种难度的。一瞬间,局部电流作用于他的双手,他像是指挥家一样舞动起来,又像是在虚空中弹起钢琴。每一位数在他的脑海中是分离的,如同一个又一个抽屉,盛着零到九不同数目的红色小球。很快,他有了答案,带着位数用德语一口气报出,布拉布拉布拉布拉布拉布拉……全场震惊,虽然中国观众听不出来对不对,但他们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震撼在那里,如果这位德国人是来传教的,他一定能当场收获许多信徒,江淮地区的大丰收!按照规则他应该把自己的答...

1 / 22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