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诞生

浓阴。

阿偶抬头看着层层的黑云,仿佛看见一条蛇从中穿行。就在一周前,他从山上遇到一条长蛇,灵活得像是一根舌头。最终,他幸运地逃脱了。

窟刹!天上突然打闪啦!人群中传来尖细的叫声。阿偶久久望天,在他的眼中,闪电像是天上的蛇吐出的信子。

“这一定是蛇吧!你看天上!黑长虫!”

“哦!不是的,不是的,它有脚,有爪子,像是鹰的!这是……长鹰?今日长鹰在手,何时缚住苍龙?”

“有脚的不是蜈蚣吗?”

“注意注意,它的头明显和蛇不一样,像是骆驼的头,还长着鹿角!如果是蜈蚣的话,怎么可能长鹿角?蜈蚣不受鹿!”

“它的眼睛是红的吗?好恐怖~”

“……倒像是兔子的眼睛。”

“它还长着胡须。这一定是...

虚构人物

代后记:我们谁又不是虚构人物

采访/撰稿:泡泡

刚刚接到任务,要我去采访一位作者时,我感到疑惑。当他们告诉我,采访对象是网名为“游戏客人”的作者时,我更觉得惊慌。从没有读过他写的任何作品,这明显对我的采访不利。他的博客文章中写过这样一句话,“最大的文学成就就是在网上当过几回最右。”在我看过他写的几条段子以后,我甚至想过放弃采访。因为,我几乎无法从中找到任何有效信息,他的世界仿佛空无一人,只有一条条向量奇异地铺开。

我和两名同事从茂密的丛林穿过,是不是有鸟在上空盘旋,通体乌黑,我们都不太敢抬头看。游戏客人告诉我们的地址就在这附近。树木不太规律地排列,让没有探险经验的我们害怕会迷路,最后,我...

原来这是地狱

有人的地方就有地狱。

其实说是地狱也并不准确,人死后的去处只有一个,只是不同的人对于痛苦和快乐的敏感度不同,耽于痛苦的去了地狱,耽于快乐的去了天堂,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地方而已。

人们在这里依旧忙碌,就像仍在人间。黑白色调的世界里棺材状的汽车穿行于每条街道。你偶尔也会看见交通事故,和所有死亡一样,地狱中的死亡,死者会经过温热潮湿的红色通道,去往人间。

人际交往是刚需。当地人第一次见面,会把自己的墓碑拿在手里,恭敬地递给对方,说:“这是我的名片。”等级仍然与社会如影随形,墓碑的材质或许可以决定别人对你的目光。

细心的你也许已经发现一个悖论,人死后的形象是他在人间什么年龄时的形象呢?如果都是老...

断头篇

“怕!会疼!”
“我这一刀下去,你的神经反应不过来的。”
“我不信。”
“你是不是怀疑我的刀法?”
“怕!会疼!”
“得了,我给你吃止疼片。你这事儿也真多。”

不连贯的尽头

这里是天空的云烟
可是人生也有我的家

卡尔坐在桌前,和他的电脑面面相觑,气氛和他的现场一样尴尬。他就是下不了手,索性把窗户打开,看着窗外构思。
半天没走过去一个人,世界像是提前进入休眠。他凝视着,不一会儿,汽车、楼房全部消失在视野中,像是山本博司的长曝光摄影,他感到物哀。
白色的背景中出现了流水,一艘船出现在视野中央。卡尔一眨眼,汽车和楼房又一次回来,也把他拽回现实。

初微,你好!
我想了半天你的定语,抱歉没想到很合适的。还有,既然是电子邮件,我就想写得自由一些,不去遵循什么书信格式了。
上次说的侦探喜剧故事你还记得吗?我想说对不起,我好像真的写不出。可能你没把这当成一场比赛,我也要说,...

侏罗纪随想

我脑海中出现这样的画面,巨大的厨师把时间尽头的地球一刀劈开。生物地层吸引着他。他看到不同时期地球生物的化石被安放在不同的楼层,恐龙、人类都有,他把骨头拼成个体的本来面目,然后看着,像是欣赏一副抽象画。我们存在,如同它们的存在,或是相反。

这时候,我想起小学时,有人说,恐龙真的存在吗?我搞不懂为什么会记得这样一句话。现在想来:恐龙是人们恐惧的化身,它们曾经存在过,可你不曾见过,它们之于你只是虚构而已。

昨天去看了《侏罗纪世界2》,影院人不多,气氛也就融洽。当我爸买了一大桶爆米花时,我就感觉到这是一部爆米花电影。人们从中获得视觉的刺激,这就足够,即使在电影放映过程中大肆走神,也不会使你看不...

滴!学生卡

我正想写点东西,绝对不会长的,我的手机只有百分之三十四的电量。于是,我现在就要逼着自己回忆高考的情景。或许有些难。难在我一向愿意忘记一切,比如说,我忘记了今天的早餐,这是家常便饭(双关)。

好吧。

假定存在这样一个人。他叫刘米,外貌描写大可不必,高中生长得都差不多。但读者想象画面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考生大多是不穿校服的。请务必注意细节,魔鬼藏在细节里。

哦,我的朋友,此时我突然发现一个可怕的细节。我的手机电量变成了,百分之三十六。这是个可喜的消息,不是吗?

但这是为什么呢?

哦!我真是痴呆了!我竟然忘记自己已经给手机连上充电器了。没关系,至少使情节陡升波澜。...

二元二次小说

一天十二个人世啊
在此漫寒的天空里打盹


“嗨,大家好!可能你们已经听腻我这样的开场白了,怎么会这么无聊!但别人的风格都是一开头就抖机灵,为了保持我自己的风格,我打算坚守平庸。在单口喜剧领域,这是高级技巧——call back!”
“嘿,你们知道吗,我有一个级棒的朋友,他叫麦克。或许我说到这里,你们已经开始怀疑故事的真实性了,不要怀疑,我瞎编的。”
“前几天,麦克看见了有关歧视黑人的新闻,作为新时代青年,责任感涌上心头。他一下决心,把微博个人简介改成了——人生而平等。”
“哦~多么伟大的举动,他还给了世界所有黑人一份公道,而他只是动了动手指!”
“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梦中诗人

爱人那能有你的心
我的梦开出了鲜花


满脸胡子的男人突然愣住,反应了一会儿就哈哈大笑起来。“你是卡尔吧!”
“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肯定是谁把我信息卖了!”
“成天说冷笑话的除了你还有谁,你有没有发现,我对你的段子——免疫!”
“好呀!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也知道你叫王五!”
“王什么五,我不叫王五!”
“你就叫王五!等你老了,手里再攥一块石头,你就变成——攥石王老五!”
气氛非常奇怪,李姐一直没有动静。她在一梗未平一梗又起中,连续定格,毫无还手之力。可这胡子却毫无反应,除了尴尬。
“好吧,好吧,看来你不叫王五。你叫Cheff!”
“我……得,你说我叫什么我就叫什么吧。...

驰骋重力场

我只是一个梦中的香蜜
只有把敌人打倒


“李姐,你能不能理解理解我!”卡尔大叫如驴。话一落地,他感到周围的一切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仿佛走入了时间的阴影,尘埃的角落。
卡尔回忆起六年前,他第一次来到李志刚事务所。李姐就是李志刚,她对卡尔公布了他的超能力。
(这时候司机突然猛踩刹车,冲车窗外喊“你会不会开车啊!”卡尔的视线刚扫到“超能力”三个字,他差点把手机给摔了。“这像是我的老观众写的吗?艺术格调也太低了吧!”但他还是坚持往下看,出于无聊。)
卡尔的超能力就是能在说出一个别人没有听过的冷笑话的前提下,让别人冻住。李志刚在表达时,还说“看,群星就是冻结的大雨(化用王小波语)...
1 / 18

© 风雨归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