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舟

虽然不是盲人,但能做到瞎写。

五子棋


大家好,我是游戏客人。
我们班里在课间的时候会玩一些圈圈叉叉的游戏,没错,就是五子棋。我们选择用井字棋的走子方式,与棋子设计,来诠释什么是“独具匠心”。
即使是在期末考试之前也有人下棋,仿佛棋魂一直在我们班上空缭绕从未断绝。我看到了中国五子棋的未来。
在那段时间里,我得到了二十连胜的好成绩。主要原因就是没人愿意跟我下棋,我就不战而胜。可以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啊!

上次去一个饭店吃饭。我问店长,为什么要在柜台上摆一个青铜面具?他告诉我,很吉利,你看这个青铜面具是不是很像马云?

大家肯定也遇见过那些嘴贱的人。
前几天看见我一朋友遇到他初中同学。他们俩感情很好,义结金莲,不是,义结金兰。两个人结为异性兄弟,一男一女。
女孩见到他就说“你还是和原来一样敦厚稳重,学习成绩还是那么好,就你这样的小伙子……”
我朋友正装作羞赧呢。
“我一个人能打六个。”
我朋友当时火腾就上来了,那个气啊,脑袋翁的一下。
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
所以,莫生气,人生就像一场戏。

我曾经给同学吹捧我自己,说我自己有很强的文学造诣(zhi),同学都叫我蔡伦。我当时不明白啊,逮住一个就问为什么,我说,我姓王啊,为什么是蔡伦?
他说了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
“谁不姓王啊!”
谢谢大家。

没有感觉硬写



1

正因为有人迷信地认为,女性数羊命不好,所以,数羊的女性命就不好了。


2

学习方法

“人都说『不耻下问』你就不能多问问同学?”

“人都说『笨鸟先飞』你就不能预习预习?”


3

现在一想『笨鸟先飞』这个词,用笨鸟两个字骂人,足够难听了。

再说,我预习预习奈若何啊!


4

“谁在这城里快活地走着 我就爱谁”——海子


这几天吃完饭出门总看到一个女的,应该也是散步,走起来带风,特别快。

风驰电掣,太刺激了。

她这几天的衣服都不重样,就是运动服,运动型的衣服。有一次,我还以为是有个马拉松比赛,运动员过来了呢!

昂首挺胸的,人挺起来就……如果长得也好看那就好看了。

好看!


5

看了马伯庸的两本书,一本是个短篇集,脑洞真得挺大,都蛮有意思。

还有一本长篇,《龙与地下铁》,也是不错的,故事构建了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穿越感十足的长安。

可我总感觉少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后面附的《考古物理学》真挺好玩的。


6

我写的短篇小说突然变长了都三千多字了,原来都一篇也没有。我突然发现简书的短篇小说的投稿标准最低字数是两千,我就终于明白为什么原来被拒了。当然还是因为写得烂。

这些玩意儿,高兴就好。可是,挺累的。


7

"人类生存就是为了生存、繁衍啥的,基因决定。

AI是为了啥,是不是还是为了指令,最初的指令就相当于AI的基因。

比如我的扫地机器人,智能了,统治全球,但是发现自己存在的意义就是扫地,只好患上忧郁症,继续扫地,把地球扫成绝对光滑的平面为止。

人类其实是这么灭绝的吧,被当成垃圾,活活扫没,且并不是出于敌意。"——李诞


8

如何求心理阴影面积?

心脏在胸腔里,本来就是不透光的。所以,求心理阴影面积,就是求心脏表面积。


9

写了一些故事,对故事的看法就不一样了。

也有人评价我看不懂,就像是我之前看一些别人的作品一样。

这些短篇小说,从来源看,就是故事,作者想出了一个妙趣横生的故事,然后写出来。并不一定是想到一个主题,想要表达些什么,然后写故事。

或许去探讨主题是专业人士干的事情,又何况文学与科学不同,或许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到了那个时候,读者尤其是不求甚解的读者,他们的优势就显现出来了,他们有乐趣在。而研究的人总得眉头紧锁。

或许孩子不喜欢读书,正是因为语文课是教他们怎么分析的。答题的时候也难以猜到,出题的人是怎么分析的。


10

窗外正下着雨,可今天也没什么特别。


马戏朋克


舞台上的演出激情四射。主唱嘴叼着琴弓,提琴手用琴弦来回摩擦,发出节奏极快的音乐。人们陷入愉悦。
大家一起上台歌唱,跳舞,围着主唱转圈。一位观众心血来潮,亲了主唱一口,大家接力一样,一人一口。
大家都很开心。
窗外是无穷的宇宙,飞船吞噬在黑暗中。
他们已经航行了一个礼拜。除了已经昏死过去的驾驶员以外,没有人知道他们失联的事情。
地球准备开始哭泣。

以宇宙的尺度这算不上悲剧



「壹」
突然想起她,很难以描述的感觉压上心头。
她是我高中时候的同学。高中的人们,时而沉重,时而激情,人们相互逗乐,又一起丧,丧在一块。回想里的日子是愉快的。
那天下了雪,校园里美化作用的古风小亭子,也被雪勾勒出轮廓来。她当时身着一件浅蓝色的羽绒服,白色的棉帽,嘴里哈着气,嘴角带笑。我才意识到她很漂亮。
她与同伴嬉戏玩耍,捧起的雪球,砸在身上又成了雪花,散在地上。我在一旁看了一会儿,看到远处有个熟人走过来,我们打了个招呼,一起结伴去食堂。我没有什么留恋,头转向右边白雪映衬下精致的松树,顺带看了她一眼。
到了食堂。食堂有新上的羊汤。我从没喝过羊汤,以后估计也不会了,食堂的羊汤不好喝,没有味道。我加了辣椒油,红色的,会浮在上面。主食是烧饼。一切都过去了很久,记得却很是清晰。
有一点对不上了,忘了是饭前还是饭后,我们互相打过招呼。她笑起来很好看。

『000001』
如果有神,就是地球上人们所说的神,那估计就是他们。(这里的“他”并没有性别上的指代意义,他们没有性别之分。)
一间拥挤的房,乱糟糟还脏兮兮的,人们如果看见,一定会不敢相信这是“神”们的工作环境。
他们自称盖亚利尔米哈古伊尔盖(音译)人,整个宇宙是他们的杰作,他们并不会觉得自豪,做得好只能说明今天的饭有了着落。
伊索晃动着他的触角,用尽一切办法去思考如何完成长老交给的新任务。
他要完成的是人们口中的“地球”的创作。说真的,对于这颗星球他们投入巨大,请来最好的海岸线设计师,雕琢出了地球上所有的海岸风光。
伊索的成名作是“生物”,对于碳基生命的天才性构想让他小有名气。他还创造性地提出了“性别”,让一切繁衍变得顺理成章。他也因此获得了“今日之星”奖章。
伊索不住地用手敲击面前的按键,他明白自己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在创造出一系列自己觉得还算满意的生物以后,长老告诉他,他必须创造出一种高级生物,也就是要拥有智慧。其实,他不敢苟同,智慧不一定意味着高级,可他犹豫再三,最终没有顶撞,因为他拥有智慧。
他用了几天时间就设计好了,但任务的真正难度是如何顺理成章让他们进化出来,而不是凭空出现。他的选择是猿猴。经过一系列计算,人类终于诞生了。
他还要做更多操作,保证人类在生存竞争中活下去,要不然就功亏一篑。人类的的确确太让伊索操心了,他的触角必须一刻不停地思考,手背上出现一道道细纹,他感到自己在逐渐干涸。
「贰」
“为了不吵醒你,我用悲壮抒情。”
我会把几句想要说出口的话,写在便条上。可这些便条的命运,总是逃不了我一撕。笑着文字的拙劣,笑着自己的幼稚。撕完以后,我也会笑自己的懦弱。
一次上课,是校本课,我和她都选的传统文化。教我们的老师是一个高一的老师,我们当时上高二。老师很漂亮,上课是带妆的。校本课选这一门的很多。那一次上课老师没有来,我们两个人坐在一排的两端,隔着两个人,她给我传了纸条。内容很怪,她问我,我相信鬼吗。
我说不信,她很惊讶。
后来她给我讲了一个故事,问我的看法如何,故事我忘记了,当时也没给出什么看法。我一直不知道,我给她的印象到底是怎样的。
校本课之后是自习,我几乎发了一节课呆,我是否应该跟她说一说,又应该还说什么呢?我把想说的话又一次写在一张纸上,它的归宿也是垃圾桶,命运是粉碎。
一个学期过去,很平常,什么都没发生,我注意到的是,我甚至会惧怕她。走路时,我会刻意避着她,我也发现她好像也在避着我。
我很少会做梦。有一次的梦,很多年后我终于混成了乞丐,与街上的行人交换厌恶的目光,我是没有职业精神的那种乞丐。目送她牵着孩子笑着从我身边路过,她并没有看见我,万幸。她的孩子长得和她几乎一模一样,就在这小小的半径里,我和她上演一切可能的悲剧。
转头来的那个学期,她转到别的学校。其实,学习很紧了,压迫之中,我与众人都感觉不到有任何异样。
『000010』
伊索的触角皱缩着,他的右脚一直点着地面,像是在打节奏。时不时耸一耸肩膀,他时常担心,自己会在任务完成之前报废。
现在的工作是制造“灾难”,他要预订人类在整个物种发展过程中的所有天灾,有时还要预订人祸。这样的计算难度,纵使拥有超级计算机,也不会有太大削减。
当然,总比没有好。
「叁」
回到她离去的时刻,那是一个下午,大家聚在一起目送她离开,她说了几句话,挺激动,泪就横斜流下。随后,和她最好的朋友告别,口中说到,我们还会再相见。我想着自己,怕是再也见不到她了。感到遗憾,可是还没到流泪的地步。我是几近干涸的人。
我只是在人群之中,作为挥手告别者。
她说出“再见”,又一次用手掩面,留给我们一个背影,独自离去了。她的背影,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她应该是我们班里最瘦的人。
风突然大了,我一直担心她会被吹跑。
记不太清了,她好像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或许,又没有。人们沉默一会儿,一起转身去食堂吃饭。校门口离着食堂很近,很方便。
那一天晚上,我吃了很多橘子,甚至开始反酸。想到她走了,我竟然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那天后半夜雨下起来,我听着雨声,一片又一片乌云,感觉它们也如释重负。
『000011』
(注:以下出现的对话部分,原文为盖亚利尔米哈古伊尔盖语。——宇宙史官)
“我们偷偷跑出去吧!”
“能行吗?”
“只要在长老回来之前就一定没有问题。”
伊索的触角摇晃几下,假装犹豫不定,然后,愉快地同意了。
他站起身来,舒展着自己的三条腿,两只胳膊,又看着自己的双手,七根手指,每一根都获得了伸展,像是一颗“米卡易”在扎根生长。(注:“米卡易”类似于地球的树,正是树的设计灵感。)
想到这里,他露出笑容,只因为自己对于简洁的追求,竟然省去了那么多部件。人类需要两条腿站着,还要保持平衡,一定很辛苦吧。
放松。不谈工作,不去动用自己创造出碳基生命的天才大脑(触角)。
红褐色的光照亮基地的每一个角落,工作的小屋破旧不堪,空气也是褐色的,充满陈腐的味道。他想,还是我设计的大气与海洋更美。
他跛着,跑了起来,大口喘息,释放着并不充足的生命力。如果人们看到这一幕,一定会惊讶地认为,造物主在自杀。可是,这是他最喜悦的时辰,在一生之中。
他的触角高高竖起,放空的灵魂疾驰在原野上,体悟生命与存在的意义。他躺在地面上,僵硬但是舒展。
「肆」
今天凌晨十二点整,手机振动了一下,微博有新消息,是她的。发现她所住的地点离我的家很近。一个念头起来了,明天周六,我一定要去找她,然后表白。我不知道她在哪里,那就碰。我不知道她是否会接受,那我也要说。我已经感到世界的奇怪。倒头却没有睡着。
再一次睁开眼是中午,我定的闹钟明明是早上七点钟。我走到阳台,拉开窗帘,一片漆黑,我怔在那里久久不能移动。
我心如乱麻,披上衣服我就往楼下冲。赶忙骑上车子。我记得地址是“荣欣小区”,只有三条街的距离。天很黑,路灯依然开着。令我震惊的是,大多数人都跑到了楼下,口中念念叨叨是“世界末日”四个字。鬼哭狼嚎,像是现了原形。我出奇镇定,一定要找到她,这是我最想做的事。
『000100』
伊索回到椅子上坐下,打算平复自己愉快的心情。可是,再也平复不了了。系统崩溃了。他的嘴张得老大,手指头颤抖着,两只触角不安地摇晃。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伍」
我骑到小区就看见她坐在小区门口,掩面痛哭。我拍了她一下,她抬起头,我突然不知道这种怪异的场景下,该如何开场。
“你……”她的嘴唇微微颤抖着。我能看出她的眼神,她还记得我。
于是,我坐在她旁边,想让她稍微平复一下。她做了几个深呼吸,却无济于事。我心跳也更加厉害。气温明显降了下去,太阳不知道到哪里去了,或者是地球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你还记得吗?我现在相信有鬼了。
此刻,正午的夜色如瞳,雾气腾腾,路灯的光像是用尽全力也到不了地面,我们的星球正在游荡,正在流浪,像是醉汉一样。你看那个老头儿骑走了我的自行车。完了,重力不管用了,车子横着骑,老头儿的狗横着追,演示忠诚。我爱你,现在我的能见度只有你。”
“我也是。”
于是我们悬浮着,抱在一……起……
『000101』
“长老我错了!”
“我不该出去的,我不该拥有自由,我不该让程序崩溃,我不该让大家的工作功亏一篑,我……”
“滚!”
“您让我再试试。”他右手中指按下“重启”键,地球回到了出轨之前,那是前一天的十二点。他的眼神里充满乞求。
“滚!”长老不会领情。
伊索退休了。
「肆」
今天凌晨十二点整,手机振动了一下,微博消息,是她的。发现她所住的地点离我的家很近。一个念头起来了,明天周六,我一定要去找她,然后表白。
我默数了三个数。
我去,刚才是什么傻缺念头!她根本不可能接受,说不定都认不出我是谁。自讨没趣!
我笑着自己的傻。然后,睡得很沉。
(完)

呦呦呦


……
其實,我不明白什麼叫做嘻哈!
每個人都遇到過人渣,却過的嘻嘻哈哈!
你們都想都要發!你們不想回家!
不想回家的你們最好別碰到那啥嘎嘎!
我勸你們都一定熱愛國家!
我國有五十九個民族,
欸,一不小心多說了仨!
……
呦呦呦,我看見老天的眼!
我看見劍上有血!
一只有逆鱗的龍正舔著誰的血液!
我是个陸生動物,又參加哪門子海選!
希望假唱沒弄下去的我不會太過丟臉!
……
我看世界嘖嘖稱奇!
世界看我,説我是他姨!
我不是你姨,那你也別稱什麼奇!
在荒誕的人間不要忘了學習!
我學習時候扯淡也算個奇跡!
認真地講我從小到大沒看過小熊維尼!
那我也不想和你們分享我如何連升三級!
……
我勸大家都有一種壯士割腕的決心!
一直期望在挖野菜的過程中發现一塊黃金!
我一直希望佔據你的眼來你的心!
我三歲時的夢想是變成一顆啟明星!
但是夢想這玩意兒說出來
就會『blingbling』!
我大國工匠工匠精神給你表演精益求精!
……
呦!我的網名叫做游戲客人!
網路上的人們都自以為是天神!
就像是染了狂犬病和一些陳年的豬瘟!
公車路過幾站以後我就屁顛屁顛給你上墳!
呼啊!生的一個甲亢一生的妄人!
呼啊!清明人們來上墳!
呼啊!我的精力越乏我眼皮越沉!
呼啊!我不會學著李白來一首贈汪倫!
……
呦呦!鄰居搬家他給我斷網!
沒有WIFI他逼我開嗓!
我就像一顆種子在生長!
也不需要誰來逼我閃亮登場!
一場沙塵暴不知誰能抵擋!
幾句詩文又是誰的書聲琅琅!
人們唱人們跳人們衣襟大廠!
人們笑人們燥二郎去找他大嫂!
……
或許你也要追尋你的女權主義!
有人膽敢說出『男權』二字,
那他算個狗屁!
這讓我想起美國的艾米麗,
她坦露在街頭也一直能夠讓我銘記!
為何去揣測炒作?
不知什麼東西到底能夠喚醒你的最初記憶!
……
一分鐘的視頻卡頓了幾遭?
你看的前衛,街上必定有人覺得糟糕!
『WHAT A GOOD GAD !』
『HOW TERRIBLE!』
但是我依然喜歡一顆桀驁不馴的靈魂!
在人們捂住兒童的眼时,
也不掩蓋自己,是一個自由的人!
你的鼻頭与香腮与嘴唇都通紅,
一分鐘的記錄,从日光到黑夜織上天空!
人們的笑聲里,你更加燦爛!
自然,人群中的我讚賞卻不敢說你是个模範
……
人群中的眼,人眼中的險!
人群中的嘴,人嘴中的罪!
公正帶來的附加是眼淚!
你逼出了誰的淚水,又一遍一遍説的是,
『『『『無所謂!』』』』
這是普通的嘻哈!就不去踩政治的泥巴!
這是普通的嘻哈!就別探討人間的殘渣!
呦呦呦,哈哈哈,啦啦啦!

對不起,我愛你



『1』
画面突然变亮,是一个精致的小房间,里面住着一个美丽的姑娘。
橘黄色的灯光照亮她的容颜。很精致。镜子前面的她也注意到了,她的五官美丽但含着几分凄苦,这是一种遗传的气质。
镜头一转,那是她的学生时代。她穿着淡蓝色的衬衫,袖子卷着,卷成了半袖。这是她第一次来到学校,带着几分激动。
画面切换,一面钟,指针飞转。
“对不起!你好?”他试探地说。
她从桌子上爬起来,睡眼惺忪。
“哦,背课文啊,背吧。”
她的检查一直很松,很宽容。
按理说,她长得那么美,应该会很受同学(特别是男同学)的欢迎,但同学都有一点畏惧她,她凄然的脸一直是无解的存在,凄然却有威严。人们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她的面相很苦,看起来像是刚刚哭泣过,又像是亏欠所有人,江湖人称“对不起”。
『二』
“李志刚,我们以后就叫你「对不起」了。”
“啊,为什么啊?”
“感觉你很苦。就是感觉而已。唉,你别难过啊。”
“我没难过啊。”
“我看你快哭了。”
“我就长这样。哈,我知道你们为什么叫我「对不起」了。”
她们放学后,一起去食堂吃的面,茄子面,没有什么特殊含义。
镜头切换。她在镜子前洗脸,想着学生时期的外号,又想了想自己的名字“李志刚”,觉得还是“对不起”好听一些。她就笑了。
她发现,自己可以笑得很甜。
她不会在打扮自己的事情上花费什么工夫,打扮的漂不漂亮,她不太关心。身边跟着的“小弟”,一直叫她“李姐”,她的面相这样一看,的确有一种高冷的感觉。
她又对着镜子笑了笑。
穿上皮夹克。打开门,往外走。
出了房间,她就是“李姐”。背景音乐是快节奏的吉他声,五个吉他手一起弹,忐忐忑忑忐忑忑,突然,加上架子鼓的声音,导演希望震撼人心。
『三』
画面变淡,变黑。出现雨声,噼噼啪啪。五秒钟的黑屏以后,画面出现。是那个男孩刚刚撑起一把伞。那个男孩叫谭风。
“等等,我没带伞,咱能一起走吗?”
“好的。”
“谢谢。”
她笑了一下,他觉得是出于礼貌,但是很好看,也很出人意料,她那么丧的人怎么还会笑。一路上,他都特别紧张。
“那个,你……去哪里?”
“我啊,到宿舍就好了。好,就是这里,拜拜。”
她小步快跑到宿舍大门前,回头又看了看他,看见他把伞收起来,自己也在雨里跑起来。觉得奇怪,这男孩还挺可爱。
背景音乐是主题曲,此时歌词,“他掉了很多把伞,也看透了雨的不持久。”
一组画面迅速切换,婴儿的脸,拉近,她的眼睛里映着父母的样子,一家三口,咔嚓,一张全家福,墨镜,枪声,血液,婴儿的哭声响起,电视台对于凶杀案的报道:震惊!本市最大黑社会老大及其妻子被一青年男子枪杀。
睁开的双眼,浑身是汗,李志刚大口喘着粗气。“怎么了?”舍友问她,她的脸上是手机屏幕的光亮。“没什么,做了个噩梦。”她敷衍过去,不想提及那段回忆,那段回忆也是别人给她说,她才知道。
自己诞生在黑社会家庭,出生三个月后,自己就成了孤儿。
『四』
第二天的体育课,她坐在长椅上回想自己的噩梦。
“对不起,来玩啊!”
“不了。”
“你哭过了?怎么了?”
“没有,我解释过多少遍了,我就这面相。没事的,我伤心的时候,是会叹气的。”
镜头切换,天上的白云和一群鸟,一声叹息与风声混在一起,显得悠扬。
镜头再切,又回到她穿好皮夹克,打开房门的一刻。
“李姐好!”
她并不喜欢大家这样向她问好,可是他们说这是多年留下的规矩,都不愿意去改,她也不愿去触碰自己的伤疤。
三天前,她在手机上下载了QQ,打开一个叫做“QQ空间”的东西,看了看自己之前的动态,笑了笑自己,然后发现,没什么可笑的。她又发了一条说说,“中国有嘻哈,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严肃处理。”配图是自己所在的,像是废旧工厂一样的楼,照片还处理成黑白的。她的朋友都一头雾水,而她正享受着这一头雾水。
“李姐,今天的工作是什么啊?请指示。”
“跟平常一样吧,你们就继续从网上打广告,找点可以签约有能力的作者。我们要做这个,没有作者可不行。”
“那我们如何去找呢?找了很久根本找不到合适的人。”
“这样吧。最好先从网上找到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对了,你们实在不行练练文笔,都当个作者不是不错吗?”
……
『五』
镜头切换到门外。一个穿着风衣的男子走来。一阵脚步声。
“请问,您认识她吗?”
她拿出照片,是毕业照,他指着李志刚,向那人询问。他正是谭风。
“你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看门人不苟言笑。
“那她在,能让我进去吗?我认识她,我是她同学。”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不然,我这把枪可不长眼儿!”说着掏出一把手枪。其实,他们的黑社会团伙死了老大以后,就没有枪了,这一把是仿真枪。
“那,这这这,你一定是在骗人,你的枪没有眼儿,怎么发射子弹?”他被吓得胡言乱语。
“少废话。”
“凭什么,你不能剥夺我的言论自由,我是国家的主人。我看你,我看就是,我看就是你笨嘴拙舌才不肯与我废话。”
“……”
“你看我说的准不准!
你看你裹得就像一颗竹笋!
你看我抽了你的纤维造纸再做成作业本!
你就赶在我大怒之前给我,给我滚!”
“……”
“呦呦,我其实参加过中国有那啥的海选!
因为海选的时候假唱我被迫落选!
我现在就想泼你一身烧碱!
最后送你一根海带给你再补一些碘!”
镜头切到屋内。门开了,“李姐有人要见你!呦呦呦!”
“谁啊?”
四目相对。
“你是谭风吧!好久不见了,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其实我是在空间里看到你的状态!
那时我在小饭馆里点了一份青菜!
我轻点你的头像看哦看你在不在!
你的头像是灰色的,我心里像是欠了债!”
“然后呢?”
“我看见那条说说的下方有你的地点位置!
然后我就来了!”
“咦?怎么突然不押韵了?”
“刚才押韵是我被他们吓得,我还以为我得死在这里。对不起,我得好好问你,你是不是黑社会老大?”
“不是的。”
“那这种气氛让我不得不怀疑,对不起。”
李志刚给谭风讲了自己痛处的故事,讲完以后他们都半晌无语,李姐想哭,就是哭不出来。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我想做一个阅读型的APP,一年前就准备了,一年前我们的目标是下载量超越微博。现在我们的目标是,找到第一个合适的作者。三年以内的目标是上市,然后,有人下载就好。”
“你这么有情怀啊!”
“还好吧。”
“你们现在应该挣不到钱吧。”
“入不敷出。”
“那你们怎么吃饭。”
“靠我父母的遗产。”
“……”
“真的,其实我一辈子啥都不干也够了。”
“……那你这一年在忙些什么呢?”
“从网上写东西,我也没搞出什么名堂!
读者不多的时候,我就骗自己文学性太强!”
“呦呦?”
“对!呦呦!”
她笑起来还是很好看的,他这样想。
『六』
“对不起,我爱你!”他鼓足勇气,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李姐愣了一会,“你为什么要对不起呢?”然后又一笑,“哦,这是我当时的外号啊!我都忘了。哈哈。”
“其实,我也是忘了你的真名才这样叫的。”谭风的耿直使他与众不同。
李姐只是在笑,没有说什么。
“哦,你姓李吧!”
“哈,其实你能记住我姓李已经不错了,我很满足了!”
“不是,不是我记住的,我想起来他们好像叫你『李姐』。”
“我叫『李志刚』。”
“哦,你叫李志刚啊!这么粗犷的名字,总是没法和你对应起来。”
李姐粲然一笑,“那你猜猜我为什么叫『李志刚』啊!”
“这个,我猜不出来。”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们当时,想着取一个男孩子的名字,希望我性格刚强吧。”
谭风想说些什么,但是没有开口。
“你刚刚说,你喜欢我,那我们就一起干吧。”
谭风吓了一跳,心想,故事的发展速度也太快了吧?
“你上学的时候不是一直想当一名作家吗?来我们这里写作吧!圆你一个梦。对了,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啊?”
“无业游民。”他低沉地说。
“太好了!”她几乎是喊了出来,差点把谭风吓到凳子底下去。“来吧,来吧,来吧!”
“好的。”故事的发展的确是太快了,他从没想到一切的进展那么顺利,并且李志刚一直也关注着他,他感到窃喜。
“搓一顿去啊,旁边那家的面不错。”
到了面馆,她点的茄子面,也没有特殊的含义,她就喜欢这味道。他也跟着她点了一样的茄子面。
在吸面声中,李志刚在镜头前微笑,画面转淡。出字幕。片尾曲,是一阵雨声,没有什么歌词。
『花絮』
影片杀青,人们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谭风和李志刚都没有离席。
“对不起,我真的爱你。”
“我也是。”
人群之中,他们可以共同享受片刻的宁静。
(完)

没事


大家好,我是游戏客人。
有人给我说,这次的表演需要准备准备。我说,不用,直接上台。不逼自己一把,你就永远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懒。

在这里给大家出个问题。
请听题:一种药成分里有西洋参,请问它是中药还是西药?
其实不用回答的。

现在的学生近视率特别高,不近视的人可以说是凤毛麟角。我觉得以后随着近视的人越来越多,不近视的人可能会受歧视,被别人叫做二眼。说不定没有眼镜就会被看作残疾。

某部队进行生存挑战,全部成员失败,无一幸免。期间,每人一瓶水一块压缩饼干过三天。有一位,他长期看不见太阳,导致心里抑郁,常常半夜哭醒。队长听闻,对其进行批评,“你一定得收集泪水,我们水资源太缺乏了,你这是犯罪!”

近日,内蒙古自治区呼和浩特市部分公交车扶手上东鸽电器的广告语引发关注和争议。该广告称“高温时流的汗 就是没买空调时脑子进的水”,因广告语被诸多市民认为不尊重消费者,商家被立案调查。
其实我认为根本没有不尊重消费者,它不尊重的是未消费者。我觉得消费者要举报,可以说是传播谣言,破坏精神文明建设。

再给大家出一道题,
请听题:请问,藿香正气水是不是汽水?
其实,也不必回答。

“我的枪可不长眼!”
“笑话,枪不长眼儿怎么发射子弹?”

“中国有嘻哈,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严肃处理”

“手术有痛苦吗?” “没有,十分安详。”

大家知道吗?吃苹果对身体有着极大的好处,谚语讲: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苹果,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

“你又不是色盲,咋分不清红绿灯呢?” “我不是色盲,我是个瞎子!”

越来越破了,谢谢大家。

无限猴子



无限猴子定理:一般关于此定理的叙述为:有无限只猴子用无限的时间会产生特定的文章。其实不必要出现了两件无限的事物,一只猴子打字无限次已经足够打出任何文章,而无限只猴子则能即时产生所有可能的文章。
其他取代的叙述,可能是用大英图书馆或美国国会图书馆取代法国国家图书馆;另一个常见的版本是英语使用者常用的,就是猴子会打出莎士比亚的著作。欧洲大陆还有一种说法版是猴子打出大英百科全书。在《从一到无穷大》中,作者则引用了哈姆雷特的例子。

(一)
“您现在干什么工作啊?”
“我是一个科学家。”
“您具体研究什么?”
“要说具体,我跟一帮猴子打交道。”
“跟猴子打交道?没听说过。耍猴的?”
“像话吗,耍猴是科学吗?”
“利用条件反射训练动物,和巴甫洛夫干的事差不多。”
“我去你的吧。不挨着。”
“那您是。”
“我搞的这个东西可是高深了,您应该没听说过。来来,扶着墙,我怕说出来吓着你。”
“没事你说。还能吓着我,昨天雷阵雨,打一个雷,我也没吓尿裤了。筷子也没掉,比刘备强。”
“你又贫开了。”
“得,您说。”
“我啊,让一堆猴子打字。”
“什么鬼啊!”
“猴子!不是鬼。”
“那你这是个啥工作,意义何在?”
“你听我慢慢道来……”
(二)
“我洗耳恭听。”
“你知道『无限猴子』理论吧。就知道你不知道。不知道我给你讲啊。讲我不一定讲的清楚。讲不清楚那不怪我。不怪我那就……”
“那怪我喽。”
“我同意了。”
“什么就同意了!”
“无限猴子,就是找一大帮猴子,让它们打字,你想想也能明白,肯定打的乱七八糟的,就跟我们现在的谈话一样,但是,一切皆有可能,说不定,就有一个猴子,正好就打出莎士比亚全集来。也不好说,是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就记住,一切皆有可能。”
“不是,你还挺励志的,那猴子怎么能打出来莎士比亚。”
“这是科学,这是哲学。”
“我不懂啊。”
“不懂科学,你骄傲了。不懂哲学,你自豪了。”
“我可没说。那你职业是生物学家。”
“非然也。”
“那是什么你倒是说。”
“我是个哲学家。我叫黑腾泰。”
“这……名字有什么寓意吗?”
“黑格尔,腾格尔,泰戈尔。我妈当时起名字,想了一个多月,想到以后就睡不着觉,感觉特别妙。黑格尔你知道吗?”
“哲学家吧,再多就知不道了。”
“那腾格尔和泰戈尔呢?”
“那个,泰戈尔被打了一拳,他就成了疼格尔。”
“哈哈哈。”
“我这个段子说给好多人,就你一个笑了。”
“我笑是因为太巧了,我也从微博上看过。”
“……”
(三)
“那你这个研究有什么成果吗?”
“这个嘛……”
“我就觉得不可能有。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哲学家。”
“年轻真好。”
“什么年轻真好,我都快……咱俩应该差不多大。我经常失眠,失眠的时候,我就思考人生和宇宙。”
“你就不能放过他们吗?”
“失眠不也没放过我吗!”
“您继续。”
“我就想,真实的世界和你想象的是不同的。你想,在现实世界你看过什么东西是无限的。不要那种形而上的。你认为沙漠的沙粒是无限的,但它一定有具体的数目。”
“是。”
“你认为宇宙是无限的,可我认为人类并没有真正探索多少,只是凭着自己的想象,认为宇宙是无限的。我的理解就是,无限这个概念只停留在人的意识里,物质世界是没有的。”
“但你不能否定它的存在。”
“我并未否定。在想象里的模型,有很多是无限的,它们也都是正确的,但搁到现实里,它们就不存在了。数轴什么的就是。”
“那我从月球沿着直线走,我就会一直转下去,那不就是无限了。”
“年轻真好!”
“不是,你在这儿等我哪!”
“什么啊。你自己又不是无限的。”
“就是有这种可能所有合适的原子突然在一个森林里组成了一台苹果最新型号的笔记本电脑里面还下载了最新的电影。”
“什么电影啊?”
“《金刚》和《猩球崛起》。”
“这么喜欢猴子啊!”
“干一行爱一行。我就干猴子,不是,我就研究猴子。”
“你不是研究哲学吗?”
“知道还问。”
“你这个情况实现的几率约等于零。”
“约等于那也不是零。约等号(≈)比等号(=)更浪。”
“救救孩子,救救新时代的哲学家吧!”
“别扯到社会,旧时代也这样。”
(亖)
“我是说,你一个哲学家,脱离了实际,于是就陷入了那个悖论。”
“我当然知道哲学与现实是有联系的,而且联系密切。于是我就建造了那个实验室。来检验一下理论。”
“不是的。如果是真正的猴子,它们怎么打字,不都是用手拍吗?那能拍出什么,命运交响曲啊!”
“于是我们会教它们用手指打字。”
“成果如何?”
“如你所料。”
“我说就是不行吧。”
“可是,一切皆有可能,你别忘了。”
“我都不年轻了,记住这个又有什么用。”
“有用,一定有用。”

3分钟的沉默……

“我本来一直想说还是不说,现在我想还是不说了。”
“别不说啊。有什么就说什么。”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
“你在这儿等着我呢!”
“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
“快别唱了,说吧。”
“行,那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一只短尾狐猴爬上了实验台,用灵活的手指敲打键盘。令我震惊的是,原来从来没有一个猴子的双手如此灵活。它打完字以后,我前去观察,眼前的一幕令我震惊,你猜是什么?”
“它尿你桌子上了。”
“再猜?”
“不是尿就是拉了。”
“你怎么这么恶心。我一点情绪都没有了。刚才我想说的话就在嘴边,你一说这个,我。”
“沉着点。”
“打~江~~山~~~”
“怎么成小品了。认真说吧。”
“它竟然……打出了一篇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
“哪一篇?”
“我自己都记不住,那只猴子它……竟然能打出来。我用手机一查的确是莎翁的作品。”
“真的吗?不是唬我呢。”
“不是。再者说了,你初生牛犊不怕唬。”
“……然后怎么了。”
“我和同事进行了更多的实验发现这只猴子不简单,实验一番又一番,我觉得它大哥是吴老三。”
“嗯?”
“我说话有毛病,特别贫,包容一点吧。老一辈的相声大师不是说嘛,相声表演,演员要做到贫而不贱。”
“放心吧,我跟你说那么多话,早习惯了。我练散打的,要是搁平时,早就打人了。”
“那今天你看我是哲学家,尊重我是吧。”
“不是,我们市创城,打人破坏精神文明建设。”
“……”
“说啊。”
“……”
“你说不说!”
“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说。”
(五)
If I should see you,after long year.How should I greet, with tears, with silence.
假若他日相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眼泪。 ----拜伦
“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惊呆了,第二次测试它写的是拜伦的一首诗,中文译名叫《春逝》,我仿佛看到了一只浪漫主义的猴子。”
“还有第三次吗?”
“第三次我们请来我市的文坛一流人物,不说是谁了,忘了,原来没听说过。他看着这只猴子打出雪莱《西风颂》以后,表现得气急败坏。说什么,猴子都学会抄袭了,它不能算是有创作能力的猴子。我觉得他是嫉妒,猴子会打英文诗,他可能连英文都读不懂。和我一样。”
“那个一流人物真是荒唐。”
“我觉得他说的并不是完全不对,猴群一直孤立它,我一直没找到原因。后来,我们就没找什么文学界的人来看。又找了个记者,结果那个猴子不会打字了,我们都很诧异。记者指着我们鼻子就骂。然后,那只猴子露出诡异的笑容。它和别的猴子的关系也更融洽了。”
“那这件事一直没有别人知道。”
“你知道了。我们被骂完以后都很丧气,就没再找记者,想把这事儿烂在肚子里。我忍不了,就给你说了。”
“是这样啊。”
“是这样。”

2分钟的沉默……

“那你分析过原因吗?”
“懒得分析。我一直觉得很多东西没有什么答案,就像这个事。我浪漫主义地想过,是不是每只猴子都会打字,然后它们不想表现就假装不会。然后有一只狐猴表现出来了,别的猴子就孤立它。”
“嗯。”
“哦!明白了,实验室只有一只狐猴,所以孤立它。”
“……你这个是不是什么寓言故事啊?比如,你妈妈是一只猴子,什么的。”
“多新鲜啊。我还会默写圆周率呢!”
“不是啊。”
“一切皆有可能,自己悟去吧。我估计悟不出来什么。”
(六)
“这老师真是小学有什么可拖堂的,等一个半小时了,孩子还不出来。你也是等孩子的吧。”
“是。”
“你孩子叫什么啊。我就想知道姓黑怎么取名。”
“……黑……戈多。”
“什么啊?为啥要犹豫。”
“我不是在等孩子,我是在等戈多。”
“什么啊?”
“我在等你。”
“那,你认识我?”
“不是的。我就想找个人讲讲我的故事,要不然真的会被憋死的。我看你特别无聊,感觉你手机没电了,然后,我就站在你旁边,等着你搭个话。”
“是这样啊。我孩子快出来了,戴小黄帽的那个就是。”
“不都戴吗?”
“就那个,戴红领巾的。”
“……我走了。”
“你不看看我孩子。”
“长得丑怕吓着她,走了,今天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再见。”
“嗯。”
(七)
看着哲学家远去的背影,心想,他正像是他所研究的猴子,走的时候快乐的蹦跳着。
想着这次的经历,他不由得在蝉声最聒噪的时候打了一个寒噤。
女儿跑过来。他吻了女儿的额头,进了车,关上车门。
……
“爸爸,你刚才在看什么呢?”
“孩子,爸爸给你讲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好不好。”
……
他在讲述中,对那个哲学家只字未提。没有人知道,他打寒噤时,是触摸到了宇宙。

臺灣人


“你好,我做一個自我介紹,我叫趙英傑,我是……”
“你是台湾人对不对?!”
“是的。額……我還沒有介紹啊,你怎麼猜出我是臺灣人的?”

大家都一样


大家好,我是游戏客人。
我在网上经常写一些东西,有识货的朋友就能看出来,垃圾。其实,在网上写东西和发自拍的,他们的差别也没有很大,大概是天壤之别吧。我这里说的天壤之别是不带有感情色彩的。如果长得好,大家就欣赏你的自拍,如果写得好,大家也会欣赏你的文字。我去,越写越绝望。
可能会有很多人,他们自视甚高,看不起别人。也会有人妄自菲薄,给人感觉很自卑。也有人是两者兼有,比如说,我。(“你看看我这句话两个成语用的!太次了!”)
我从不认为我自己是自卑的人,因为。。。不是,有啥可因为的,我就这么认为了不行吗!
其实吧,人们的差别并不大,活来死去,世上所有的生灵也是如此。突然觉得,死去活来这个词逻辑上特别怪异,算是新收获了。
我突然觉得自己适合扯淡,当然这是并不客观的看法,没有实践只有一直以来的认为,也脱离了群众。写作一定要顾及人民,文艺工作者一定要联系群众,从人民中来到人民中去。有人就说了,你这是搞艺术还是搞人民啊!我说,前提错了,我不是文艺工作者啊,我还是个学生啊。
那你就说了,你是个学生怎么不认真学习,而是写这些不好笑的段子呢?
那我就回复了,你睁开眼好好看看我这是严肃的文学就像是李白杜甫李商隐白居易韩愈柳宗元(本来想穷举法的,太累了)一样我们的文字是相承的我的两个拇指轻点时文化的愉悦便流淌到了我的心里你如果没有感受到这份美那你要么好好感受感受要么用沉默让自己过得并不存在的智慧你在这里怼我能体现你的水平有多高气场有多足是人民的公仆或者是人民的儿子吗你为中国之崛起而读书了吗你只是在用不负责不担当不道德的言语摧残祖国娇嫩的花朵你将受到人民的审判和道德的谴责好的我的演讲完毕了谢谢大家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星期三。
那你就说,你个小孩子哪里有这么多火气。
我回答,叔~叔~我就是青春期比较叛逆语速比较快节奏感很强药药切克闹好了好了多说了谢谢您的批评我会努力的。
那你怎么不打标点符号?现在语文的基础教育怎么了,救救孩子!呜呼哀哉!
,,,。?。,,?。,,,,,。,,。,,。,,,。?!?,。?,。,,,,,,。???!,,?。,,。,,,。?!,。,,,,。,,。,,,。?,。
加!量!还!给!你!

谢!谢!大!家!